四零香港駌会内部资料 > 还看今朝 > 第九卷 雨后复斜阳 第五节 话别
????和吕宗平的谈话更具有实质性的意义。

????作为担任了好几年汉都市长的吕宗平,现在是省委常委、常务副省I长,其对汉都的感情更为特殊,可以说汉都是在他眼皮子底下一步一步的发展起来的,去年汉都市的表现足以让所有人侧目,而今年汉都的表现可能会更好。

????当过市长,特别是当过省会城市的市长,吕宗平当然对沙正阳的未来更有发言权和建议权。

????他现在作为常务高官,看待问题的角度又不一样,也意识到汉都的崛起对汉川省其他城市的利弊影响,特别是像昭阳、安襄这一类地市。

????毫无疑问,这些城市的产业发展就面临着一个选择,如何既要避免被边缘化,同时又最好能和汉都的发展形成有机结合,这也是考验汉川省委省政府的一道大题。

????“正阳,你这才是任重道远啊。”吕宗平对于沙正阳的拜访很高兴。

????沙正阳是茅向东选来汉都的人,但是却和他这个市长关系处得非常好,这也是相当难得的,一般说来到了这个层面,更多的还是工作上的交往,私谊如果不是建立在志同道合的基础上,基本上就很难了。

????吕宗平觉得他和沙正阳之间的关系就应该是建立在了志同道合上,很多产业发展上的观点一致,使得他们有很多共同话题,久而久之也就变得关系密切起来了。

????虽然沙正阳年龄要比吕宗平小十多岁,还一个是市长,一个是市长助理(市委秘书长、组织部长),但是这并不影响二人在很多工作上的探讨,哪怕是沙正阳担任组织部长了,两个人仍然一见面就能有很多共同语言。

????“市长,我知道,所以才有点儿诚惶诚恐,中州和汉都的情况大不一样,农业人口比例大,县域经济发展滞后,城市化进程也相对落后,城市财力不足,我乍一听让我到中州,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的。”沙正阳也点头。

????“嗯,那也只是乍一听有点儿打鼓,但现在肯定不打鼓了,而是在琢磨该怎么干吧?”吕宗平很了解沙正阳的性格,微笑着道:“缓过神来,就该考虑如何干了,而不是去瞻前顾后的想困难,办法总比问题多这不是你的老话么?我可是觉得你在任何时候都显得气定神闲胸有成竹的。”

????“嘿嘿,还是市长了解我,本来该改口喊省I长了,不过我觉得还是喊市长亲切。”沙正阳笑嘻嘻的道:“的确,问题不少,但是既然组织定了我去中州,那我肯定就只能竭尽全力去把工作做好,不能掉链子,我也不是这种性格。”

????“嗯,正阳,你这次到中州,省里还是很不愿意的,本来省里有其他安排,但是中央有考虑,省里必须要服从,但我还是觉得你到中州比留在省里要好,迟早要走这一步,异地交流任职也是大趋势,所以你跳出去适应新环境也是好事,相信对你的成长会更有益。”吕宗平解释道:“为此省里有的领导还很舍不得,觉得是我们培养出来的优秀干部,自己还没能用上,怎么就被中央调走了。”

????“承蒙领导看得起,我还真有点儿汗颜了,不管我到哪里工作,也都是组织培养出来的干部,也是省委和市委培养出来的干部,这一点我永远不会忘记。”沙正阳这番话倒是说得情深义重。

????“正阳,到中州,又是一个全新的环境,当市长又是一个全新的挑战,我知道你原来当过县长,是在宛州的真阳吧?去年底我去宛州调研时,到过真阳,全省十强县,你在那个时候打下的底子很厚实,但是实事求是的说,这两年可能有些松懈了,我和宛州市委市政府的同志都说过,不要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,改革开放和发展这是一场永远不会结束的大战,对于我们党委政府来说,一刻都不能松懈。”

????吕宗平似乎有些感慨,“从汉都出来,才感觉到我们汉川省其他地市的差距有多大,发展有多么不平衡,所以当初省委一力是想要把你放在安襄去担任市委I书记的,只是没想到这个希望没能实现。”

????“市长,其实咱们汉川还是有很多优秀干部的,像汉都,其实就有很多,我个人认为,省里应该考虑将汉都的干部多交流一些到其他地市去工作,他们在汉都见识经历了更多的东西,到其他落后地区工作,有助于帮助落后地区打开思路,开拓视野,……”沙正阳忍不住道。

香港駌会内部资料 ????“嗯,这一点我也和相卿部长交换过意见,说实话我这一年时间里还是真的感受到了巨大压力,甚至比 我在汉都市工作时压力还大,发展太不平衡了,汉都市一枝独秀,涪岗和昭阳差强人意,但是其他地区,真的就让人揪心了,这里边既有历史原因,也有我们自身发展上的一些问题,省里需要在一些工作安排上有所侧重才对,……”

????站在不同位置,就需要从不同角度考虑问题,吕宗平现在就需要从全省的角度来看待发展,汉都的一家独大,使得其与其他地市的差距越来越大,马太效应和虹吸效应也会越来越明显,这不利于共同发展共同富裕的理念实现。

????“算了,我怎么又说偏题了?”吕宗平突然反应过来,下意识的摇摇头笑道:“说说你吧,当市长和当县长可不一样,别以为把真阳搞得不错,就能在中州如臂指使,中州是省会,虽然经济规模没有汉都这么大,但是我感觉中央和平原省委可能对中州的期望值很高,否则也不可能这么煞费苦心的把你安排到中州,所以有一句话,叫做爱之切责之切,你可不能辜负了中央和平原省对你的期望啊。”

????“谢谢市长对我的指点了,我以前的确也只主政过一个县,在汉都就是只负责一方面,不过好在我在高新区和经开区算是积累了一些经验,也想请市长给我一些经验指导。”沙正阳态度端正。

????面对沙正阳的请教,吕宗平思索了一阵,最后还是摇了摇头:“如果换了别人,我也许能够以过来人身份给他一些建议,但是你不一样,我觉得我的经验未必适用你,嗯,到位不越位这句话好像还是你说的,还有什么?总揽不独揽,宏观不主观,决断不武断,放手不撒手?好像这些都是你在和我们说的时候嘴里冒出来的吧?这些你都清楚,但归根结底,我觉得还是要落到一句话,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做实事!”

????沙正阳一怔之后,缓缓点头,这才是真知灼见,无论你说再多虚的,都不及一句话,围绕中心工作,做实事!

????“市长,我明白了。”

????“你明白就好。”吕宗平也缓缓点头,“到中州工作,要学会融入进去,既要发挥你自己的特长优势,但是也要注重充分调动当地干部的积极性,学会挖掘选拔本地人才,在干部使用上要学会扬长避短,这一点大概算是我临别赠言吧。”

????沙正阳离开时都还在琢磨吕宗平的这番话,大概是对自己在选拔干部上的苛刻要求的一个提醒吧。

????回到家中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七点过了。

????和领导们谈话时,沙正阳就把手机关了,免得无谓的干扰。

????到家的时候沙正阳才把手机打开,无数短信。

????卿箬笠也很惊讶,沙正阳关手机的时候不多,除了和领导谈话,其他就算是晚上也是开机。

????不过卿箬笠也知道沙正阳这几天是关键时刻,何去何从就会迅速定下来,所以当沙正阳电话打不通时,她就知道多半是和领导在谈话。

????当沙正阳告知她会去中州工作时,卿箬笠还是有些懵了。

????不是说去安襄当市委I书记么?卿箬笠当时还在想也不是不可以接受,安襄距离汉都也就是几十公里,汉宛高速也就是五十分钟就可以回来,不说每天回来,起码周末或者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可以回来吧,怎么现在突然来了一个要出省,到中州?

????这个意外太大了。

????“正阳,怎么会是去中州?还出省了?”卿箬笠虽然不太清楚体制内的这种升迁变动,但是也还是大略知道厅级干部跨省任职的情况少之又少,怎么会轮到丈夫身上?

????“中央的安排。”一句话就让卿箬笠无言以对,良久卿箬笠才皱着眉头道:“那我和孩子怎么办?你这一去恐怕不是一两年就能回汉都吧?”

????“估计以后回汉都的可能性都很小了。”沙正阳平静的道:“我先过去,适应熟悉一下,嗯,最多一年,让孩子稍微大一点儿,不那么容易生病,你就调过去。”

????卿箬笠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看着正在床边跌跌撞撞的孩子,苦笑了一下,却没有说什么。

????“箬笠,这也是组织的安排,我们必须服从,从生活角度,我也不太愿意离开汉都,但从工作事业角度,我去中州,既是组织对我的器重,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个成长,一个锻炼,一个挑战。”沙正阳正色道:“所以,我没得选择。”